求聊斋志异 娇娜 白话文版371212.com

更新时间:2020-01-24

  有一位姓孔的读书人,名字叫雪笠,是孔夫子的后代。他性情温雅仁厚,善于做诗。他有一位志趣相投、情谊深厚的朋友,在浙江天台县做县令,寄来书信邀他前去。孔生接到信后便去了,但他赶到时,恰好他的这位朋友已经去世了。孔生便穷困潦倒流落在天台县,不能返回故乡,只好寄居在菩陀寺里,受雇给和尚抄写经文,以维持生活。寺庙的西面百余步的地方,有单先生的一座大宅院。单先生是过去大家子弟,因为和人家打官司,弄得家境败落,人口稀少,便迁移到乡下去居住,这座宅院就空闲起来了。一天,大雪纷飞,路无行人。孔生偶然走过单家门口,正好有一位少年公子从里面走出来。这位少年公子生得端正清秀,仪态万方。一见到孔生急忙赶上前来和他见礼,说了几句客气话后,便邀请孔生进家里坐坐。孔生很喜欢他,便爽快地答应着,随他一同走进来。宅子里房屋不很宽敞,可是到处都挂着锦缎幕布,墙上还挂着很多古人的书画,案头放着一册书,题为《琅环琐记》。孔生随手翻开看看,都是自己过去没有见过的。孔生以为少年公子居住在单家宅子,当然是单家的主人,也就不再询问他的家世情况。少年公子却详细地询问了孔生来到这里的原因。他听后流露出十分同情的意思。接着,又劝孔生设馆教书授徒。孔生感叹地说:“我寄居在这里,又没有熟人,谁肯来推荐我呢?”少年公子说:“如果您认为我不是不可教育的话,我情愿拜您为老师。”孔生听后大喜,但不敢充当公子的老师,情愿彼此以朋友相待。接着,孔生又问道:“这座宅院为什么老是关锁着呢?”答道:“这是单家的宅院,因为单先生在乡下居住,这座宅子便长期空闲起来了。我姓皇甫,从祖上起就居住在陕西地方,因为家宅被野火烧毁,只好暂借此宅安家。”孔生这时才明白,他原来不是单先生。当晚两个人谈得非常欢恰,就挽留孔生与他同床而寝。第二天清早,便有书童进屋来生起炭火。少年公子先起了床,便走进了内室。孔生正围着被坐着,书童进来报告说:“老爷来啦!”孔生一惊,便起了床,只见一位鬓发雪白的老人,向他殷切地致谢,说:“先生不嫌弃我这顽皮、愚昧的孩子,肯于教育他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他刚刚开始学习,请不要以朋友相待。”说完,便送上锦衣一套,貂皮帽子一顶,袜、鞋各一双。老头看着孔生梳洗完毕,便吩咐摆上酒菜。屋内的摆设,主人的穿着,都十分华丽,使人叫不上名字来。斟过几遍酒,老头便起身告辞,拄着拐杖走出去了。吃完饭,少年公子送上他所作的作业。孔生一看都是古诗古文,并没有社会上流行的八股文。孔生便问少年这是什么缘故,少年笑着回答说:“我不想参加科举求官做。”夜幕降临,又摆上酒宴,少年公子说:“今晚,请您尽情欢饮,明天我们就不便这样做了。”他又叫过书童,说:“你去看看老爷睡觉没有?如果睡了,悄悄地叫香奴来。”书童去后,一会儿,先把绣袋装的琵琶送过来,不久,一位丫鬟走进来,只见她身穿红装,艳丽媚人。少年公子叫她弹《湘妃怨》曲子,丫鬟便以象牙的琴拨拨动琴弦,发出激扬哀烈的声音,音乐的节奏全不象平素所听到过的。弹完后,又让香奴用大杯斟酒,他们一直喝到三更天。

  第二天清晨,他们便一起读书。少年公子异常聪颖,读书过目成诵。两三个月后,他下笔写诗作文,令人惊赞不已。他们约定五天一饮酒,每次饮酒都唤香奴来。

  一天晚上,孔生喝得酒酣气热,两眼便盯着香奴不住地看。少年一见此情便明白了孔生的心愿,说:“这个丫头是我父亲所抚养的。先生远离家乡,又无妻室,我早就为此考虑过,要为你选择一位漂亮的伴侣。”孔生说:“果然真有好伴侣给我,一定要象香奴这样的。”少年笑着说:“你可真是少见多怪的人,如果认为香奴是漂亮的,那么你的愿望真太容易满足了。”

  过了半年,一天,孔生想到城郊去游玩,走到大门口,看见两扇大门从外面反锁着,便问是什么缘故。少年公子说:“我的父亲恐怕交游太多,分散精力,所以杜门谢客。”孔生知道了这个缘故后,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
  当时,正值盛夏潮湿闷热,便把书房移到园中亭子里。孔生胸脯上起了个象樱桃似的包,一宿便肿得象饭碗那么大,痛得他哼哼呀呀。少年公子早晚都来看望,吃饭、睡觉都耽误了。又过了几天,孔生痛得更厉害了,连吃饭也不能了。老爷也探望,看后父子俩愁得相对叹气。少年公子说:“我前天晚上想,老师的病,娇娜妹妹能医治,便派人到外祖母家去叫她回来。但不知为何这么久还没来?”说话间,书童进来说:“娜姑娘到,姨娘和松姑娘也一同来啦!”皇甫父子听了后,急忙进入内室。不一会,少年公子便引着娇娜来看孔生。娇娜年约十三四岁,美艳聪慧,窈窕多姿。孔生一见娇娜这么漂亮,连哼哼呀呀也忘了,精神立即为之一爽。少年趁便介绍说:“这位是哥哥我的好朋友,胜过同胞兄弟,妹妹好好给他治一治。”姑娘听了后,收起羞容,拖着长袖子,走到床前看望。诊断时,孔生只觉得她一身兰花香气袭人肺腑。姑娘笑着说:“真该有这种病,心脉动啦。这病虽然危险,还能治,但皮肤肿硬,非剥皮削肉不可。”于是,姑娘撸下手臂上的金镯子,按在患处,慢慢地压下去,肿疮突然鼓出一寸左右,高出镯子外,而疮的肿根也都收在镯子里,不象以前饭碗那么大了。另一只手撩起衣襟,解下佩刀,那刀刃薄如纸。姑娘按着镯子,手握刀轻轻地从疮的根部割削,紫血外流,污染了床席。孔生贪恋接近漂亮的姑娘,不但不觉得疼痛,还怕割得快,与姑娘相近不能长久。不多时,削掉的烂肉,一团团象是从树上割下的木疙瘩。姑娘又叫送水来,把割处洗净。接着,她口中吐出一颗红色小丸,如同弹丸大小,放在患处,按它旋转,刚刚一周就觉得热气蒸发,再转一圈,如同微风吹拂那样使人痒痒,三圈以后,全身都感到清凉渗透骨髓。姑娘收回红丸放入喉咙里,说声:“好啦!”便快步走出房去。孔生跳起来赶着前去致谢,自己感到好象重病突然全去掉了一样。从此以后,孔生常常倾慕姑娘的美貌,思念的心情再也抑止不住。为此,孔生常常放下书,呆呆地坐着,心情烦闷,百无聊赖。少年公子已经看出,说:“我已经为您物色到一位美丽的伴侣。”孔生问:“是谁?”答道:“也是我的亲属。”孔生痴呆呆地想了半天,只说了一句:“不需要了。”便转过脸对着墙壁吟道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少年公子听后明白了孔生的心事,说:“我父亲羡慕您的人才,常想与您联为婚姻,但家中只有这个小妹妹,年龄太小。我姨娘有个女儿,叫阿松,十八岁啦,并不难看,如果你不相信,松姐白天游园时,你等在前厢房,便可以看到她。”孔生按着公子教给他的办法去做,果然,看到娇娜陪同一位美女走过来,蛾眉弯弯,秀足纤纤,与娇娜不相上下。孔生一看心中大喜,忙请少年做媒。第二天,少年公子从内室走出来后,便对孔生贺喜说:“事情妥当啦!”于是,打扫别院,给孔生举行婚礼。当晚,鼓乐齐奏,热闹非凡。孔生感到盼望中的仙女,竟然能同自己同帐共衾,真怀疑广寒宫也未必在天上了。婚后,孔生心满意足。

  一天晚上,公子对孔生说:“您对我学业上的帮助,永远不能忘记。最近,单先生已经打完官司归来,索还宅院非常急迫,我们想离开这里到西边去。这样我们就很难再欢聚在一起了,因此,别离的悲哀,一直充满我的心头。”孔生表示愿意和他们一起西去。少年公子劝他回故乡去。孔生感到很是为难。少年公子说:“不用为难,可以立即送您启程。”说话间,老爷领着松娘来到,并把一百两黄金赠送给孔生。少年公子伸出左右手让孔生夫妇把握住,嘱咐他们闭上眼睛不要看。孔生感到飘飘然在空中行走,只听得耳边风声呜呜响。过了很久,少年说:“到啦!”孔生睁开眼一看,果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乡。这时,孔生才知道少年公子不是平凡人。他们高兴地去敲家门,孔生的母亲完全没有想到儿子会突然回来,又看到这样一位漂亮的儿媳妇,大家都兴高采烈。等他们回头一看,公子已经不见了。松娘侍奉婆母很孝顺,贤慧、漂亮远近闻名。后来,孔生考中进士,被任命为延安府司理官,便带着家属赴任。他母亲因为道路遥远,没有跟着去。松娘生了一个男孩,名字叫小宦。

  不久,孔生因为冒犯了御史,被罢官,但还有一些事纠缠,不得离开这里归家。一天,孔生偶然在郊外打猎,遇到一位漂亮的少年,跨着一匹小黑马,不住地看他。他仔细一看,原来是皇甫公子。他们互相拉住缰绳,停了下来,悲喜交集。公子便邀请孔生和他一起到家里去。他们走到一村,树木丛生,浓荫遮日。一进宅门,门庭陈设豪华得如同大家世族。孔生打听公子的妹妹,知道已经出嫁,岳母也去世了,互相感叹不已。孔生住了一宿离开后,又陪着妻子松娘一同来。这时,正好娇娜也来到了。她抱着孔生的孩子,一上一下地逗弄着玩,说:“姐姐可乱了我家的种了。”孔生拜谢过去她的恩惠。娇娜笑着说:“姐夫贵人啦,疮口已合,没忘记痛么?”妹夫吴郎也过来拜见,他们住了两宿才走。

  一天,公子满面忧愁地对孔生说:“老天要降灾祸,不知您能否相救?”孔生虽然不知是什么难事,但还是慷慨地承担下来。公子立即走出去,招呼一家子围着孔生跪拜在堂上。孔生大惊,慌忙追问。公子说:“我非人类,是狐狸。今有雷霆的灾劫,您要肯为我们赴难,我们一家子可望活下,否则,请您抱着您的孩子快走,不要因为我们受害。”孔生发誓与他们同生共死,于是公子让孔生拿着剑站立在门口,并嘱咐他说:“雷霆轰击,不要动!”孔生按着他所教的去做。果然,只见乌云滚滚,天突然昏暗下来,回头一看所住的地方,不见了门户,只看到一个大坟堆,一个无底深洞。正在吃惊的时候,轰隆一声,地动山摇,大作,连老树都拔起来了。只震得孔生眼黑耳聋,但他还是屹立不动。忽然,在浓云密雾之中,见一个象鬼似的怪物,尖嘴利爪,从洞中抓出一个人来,随烟而上。孔生一看衣服鞋袜,好象是娇娜,于是,他急忙向上一跳,挥剑砍去,随手堕落一物。这时,突然一个大炸雷,孔生立即倒在地上昏死过去。跟着,一会工夫,云开雾散,娇娜苏醒过来,看到孔生昏死在自己身边,便大哭,说:“孔郎为我而死,我还活着做什么?”松娘也赶出来,一起抬着孔生进屋。娇娜让松娘捧着头,她哥哥用金簪拨开孔生的牙,娇娜自己捏着孔生的两颊,使孔生开口,并用舌头把红丸送入孔生口中,便嘴对嘴进行呼吸,红丸随着气进入喉咙,立即发出格格的响声。过了一会,孔生苏醒过来了。他看到亲属们都站在自己眼前,仿佛是做了一场大梦才醒过来似的。于是,一家团聚,惊喜万分。孔生认为墓穴不可以长久居住,便与他们商量一起回到自己故乡去。一屋子人都称赞这个主意好,唯独娇娜不高兴。孔生邀请娇娜和吴郎一起去,但又怕吴郎父母不肯离开他们,商量一天也没有个结果。突然,吴家一个小奴仆,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地跑来,大家惊恐地盘问他,原来是吴郎家也在同日遭到了劫难,一家人都死了。娇娜悲伤地大哭,泪流不止。大家都走过来劝她,这样,娇娜与孔生一同归里的事才定下来。

  孔生入城去料理了几天后,便急忙连夜整理行装,回到家乡。孔生把闲弃的园庭安置皇甫一家,把园子门反锁上,只有孔生和松娘来到时,才打开门。孔生与皇甫兄妹下棋、饮酒如同一家人一样。小宦长大,容貌很是漂亮,但时时表现出狐狸的习性。他到城里去,人们都知道他是狐狸所生的孩子。

  异史氏说:“我对于孔生,不羡慕他得到了一位漂亮的妻子,而羡慕他得了一位丰裕的朋友。看到她的容貌,可以忘记饥饿,听到她的声音,可以解除烦恼。得到这样一位好朋友,一时谈起来酒宴间的话,给了女色就用魂魄去承受,尤其胜过纵性任欲的兴趣。”

  展开全部娇 娜书生孔雪笠,是孔子的后代。孔生为人儒雅风流,擅长作赋吟诗。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令,写信邀请他去天台。不料,孔生到天台时,那位朋友刚刚去世了。孔生是个穷书生,没有朋友接济,他连回去的盘缠都没有,只好寄居在菩陀寺内,受雇替和尚抄写经文,借以糊口度日。离菩陀寺西百余步的地方,是一位单先生的住宅。单 先生本是世家公子,只是因为吃了官司,家境变得萧条起来。他的家中人口不多,一家人一合计,举家搬到乡下去了。于是,这座单家大宅便空无人烟。有一天,大雪纷飞,路上不见行人的踪影。孔生偶然从单家故宅门前路过,只见有个少年从宅里出来。他长得很俊秀,看见孔生,连忙上前行礼。两人问候几句后,少年便邀请孔生进屋。孔生很喜爱这个少年,便高兴地答应了。进屋后发现房屋并不那么宽敞,到处悬挂着锦帘,壁上挂着许多古人的书画。桌上放着一本书,书签上有《琅嬛琐记》四个字。孔生把这本书大致翻看了一遍,觉得书中的内容都是自己所不熟悉的。孔生以为少年住在单家故宅里,就是这里的主人,也不问他的姓氏与家世。倒是少年把他的经历细细问了一遍。听了孔生的述说,那少年很同情他,并劝他在这里设学馆教学生。孔生叹了口气,说:“流落他乡的人,谁肯当介绍人呢?”那少年说:“如果您不嫌我愚笨,我愿拜您为师。”孔生听了以后非常高兴,说是不敢称老师,愿意作学友。孔生顺便问少年:“这住宅为什么长期关闭?”少年回答说:“这是单家住宅,因单公子移居乡下,所以长久空着。我姓皇甫,老家在陕西省。因为家中的房屋被一场野火烧毁了,所以暂借单府住一下。”孔生这才知道他不是单家人。

  当天晚上,孔生和少年谈得很投机。少年留孔生住在一起。天亮时,有个仆人在室内生了一盆炭火。少年先起床进里屋去了,孔生还抱着被子坐在床上。仆人进来说:“老太爷来了。”孔生吃了一惊,赶紧下了床。这时,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进来了,一见面,他就向孔生道谢:“先生不嫌弃我的小儿,愿意教导他。只是小儿初学,请千万不要以故友、同辈的身份来对待他。”老人的话讲完以后,有人送来一件棉衣,还有貂帽、鞋、袜等物。孔生洗漱完毕以后,老人便吩咐摆上酒宴。屋内的桌、几、床等家当,虽叫不出名称,但都光彩夺目。喝了几杯酒后,老人起身告辞,371212.com!拄着拐杖走了。吃完饭后,少年把作业本送给孔生看。孔生发现,本子上都是些古人文词,并无八股文。孔生问少年为何不作八股文,少年笑着说:“我不愿考取功名。”到了晚上,两人又同桌共饮。少年公子说:“今晚我们尽兴喝吧,明天我父亲就不允许这样喝了。”他又对书童说:“去看看太公睡了没有?如果睡了,你悄悄把香奴叫过来。”书童进去,转身抱起包着绣花锦囊的琵琶。不一会儿,进来一个丫鬟。只见她身穿艳丽的红装。少年公子让她弹奏《湘妃》琵琶曲。丫鬟用牙拔子勾动丝弦。琵琶声激扬哀婉,曲调完全不同于孔生以前所听过的。少年公子又叫家人拿大杯子来饮酒,一直喝到三更才入睡。第二天,两人早起共读诗书。少年公子人很聪明,有过目不忘的功夫,两三个月之后,他的文章就已作得非常好。

  半年后的一天,孔生想到郊外散步。他走到门口时,见门上挂着一把锁,便问公子是怎么回事。公子说:“父亲怕我因交友而分散了学习精力,所以谢绝客人来访。”孔生听这么一说,便打消了郊游的念头,安安心心地住下来了。到了盛夏之日,天气闷热,他们便将书房搬到园亭上。不料,孔生的胸部突然红肿起来,一夜之间那痈疖便有碗口大,而且疼痛不已,日夜呻吟。孔生患病后,少年公子每天从早到晚看护着他,自己连吃饭睡觉都顾不上。几天后,孔生的病情加重,痛得更厉害,而且不吃不喝。得知此情,老太爷也前来看望孔生,父子两人相对叹气。少年公子说:“孔 先生病得很重,我想他的病只有娇娜妹妹能医治。我已派人到外祖母家叫她回来,不知为何到现在还没回来?”话刚说完,就听见书童进来说:“娇娜姑娘回来了,还有姨和松姑也一同来了。”皇甫父子急忙起身进里屋,不一会便引着娇娜来为孔生治病。

  娇娜年约十八九岁,她那娇美的眼睛里流露出聪明和智慧,苗条的身材像细柳婀娜多姿。孔生眼见娇娜美丽超群,精神顿时为之一振,呻吟之声也自然停止了。少年公子对娇娜说:“这是我的好朋友,我们情深如同胞兄弟,你可要好好给他治病啊。”听兄长这么一说,娇娜即收敛起羞答答的神色,轻挽长袖,走近病床,给孔生诊断起来。当娇娜用手轻轻给孔生按脉时,孔生直觉得她身上飘过来的香气赛过兰花。娇娜笑着对孔生说:“你的病虽然凶险,但可以治好。不过,肤块已经凝肿,非割皮削肉不可。”于是,她脱下手臂上的金钏,把它放在患处,慢慢地往下按。只见痈疖往上凸出,高出金钏一寸多,而痈疖根边余下的肿块,全部收束在内,范围缩小,不再有碗口大了。娇娜一手轻掀罗衣,解下腰间一刃佩刀,按钏持刀,顺着痈根轻轻割下肿块。流出来的紫色淤血,沾满了床席。孔生的心情一直很好,他内心希望娇娜给他做手术的时间越长越好。从孔生身上割下来的一块腐肉,团团圆圆的,像树上的瘦结疤。娇娜又叫人拿水来,替孔生清洗伤口。然后,她从口中吐出一粒红丸,按在伤口边的肌肉上,不断地旋转。转了一圈,孔生便感到热火蒸腾;转到第二圈,觉得肌肉里隐隐发痒;第三圈转完后,感到遍体清凉,沁入骨髓。这时,娇娜方才收起红丸吞入咽喉,对孔生说:“你的病已经完全好了!”说完,她就转身走了。孔生从床上一跃而起,他嘴里说着感激的话,身上的疼痛已完全消失了。

  孔生的病经娇娜之手完全治愈了,但他又添新的痛苦:这便是他对娇娜的思念、倾慕之情,几乎达到无法控制的地步。从此,他时常抛开书本呆呆地闲坐着。少年公子早已猜透他的心事,便对他说:“我为兄长找到一位美丽的女友。”孔生问:“是谁?”公子说:“也是我的亲戚。”孔生凝思良久,回答说:“不必了。”于是对着墙壁吟诵唐人元稹的悼亡诗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公子懂得孔生的意思是他已情有独钟,公子说:“我父亲仰慕你的才华,常想与你联姻。但我只有一个小妹,年纪又小。我有个姨表妹阿松,年满十八,长得落落大方,你如果不相信,可以前去打量。她每天在花园散步,你可悄悄到前厢房去观察她。”孔生照少年公子的话去做,果然看见娇娜陪伴着一个漂亮的女子来了,她的画眉弯细,步态轻盈,姿色与娇娜不相上下。孔生很高兴,便请公子作媒。第二天,公子从内室里出来,祝贺孔生说:“事情已办成了。”于是,公子吩咐家人装修了一间房子,要替孔生办婚事。举行婚礼的那天晚上,鼓乐大作,热闹非常。孔生觉得仿佛跟仙人住在一起,快乐极了。

  光阴荏苒。一天晚上,公子对孔生说:“你对我学业帮助很大,我将终生不忘。最近单公子已打完官司,马上就要搬回来住,他催我们尽快搬出。我们打算回陕西。以后我们很难再相会,为此我感到很难过。”孔生说愿意跟他们一同西行,公子则劝他回家乡,孔生感到进退两难。公子说:“不必担心,我能马上送你远行。”没有多久,太公带着松娘进来了,他赠给孔生百两黄金。接着,公子用左右手分别握住孔生与松娘的手,叫他们闭起眼睛。孔生只觉得身体飘飘然在空中飞行,耳边风声呼啸。过了半晌,公子说:“到了。”孔生睁开眼一看,果然已回到老家、这才知道公子原来是仙人。孔生满面春风去敲家门,母亲见他回来了分外高兴,看见儿媳妇长得端庄漂亮,老太太更是乐得合不拢嘴。待孔生回头一看,公子早已没影儿了。松娘孝敬公婆,她的容貌与贤惠,远近闻名。后来,孔生考中进士,在延安当司法官。他携家眷赴任,母亲因路远没有一同前往。松娘生了个男孩,取名小宦。过了一段光景,孔生因指控上司违法而被革职,只是由于公事还没办完,暂时还没有还乡。

  有一天,孔生偶然到郊野打猎,在途中遇到一位骑着黑马的英俊少年,那少年看见他便不住地打量他。孔生仔细一看,原来是老朋友皇甫公子。两人不约而同勒住马。多年未见面,真是悲喜交集。公子邀孔生到家里作客。他们策马走进一个村庄,只见树木葱葱,遮天蔽日。进入家门,里面金碧辉煌,俨然世家模样。孔生问娇娜在哪里,公子说她已出嫁了。

  听说岳母已去世,孔生心里很难过。住了一夜回家后,孔生又与松娘一同来公子家作客。凑巧娇娜也来了,她抱起小宦逗他说:“姐姐把我们的种族搞混乱了。”孔生感谢她当年治病之恩,她笑着说:“姐夫已成贵人,疮也好了,还记得当时的疼痛吗?”娇娜的丈夫吴郎,也来拜见孔生,住了两夜才告别。

  有一天,公子忧心忡忡地对孔生说:“我家有大灾将临,你肯相救吗?”孔生虽不知是什么事,但愿以死相救。公子迅速回去,把一家人都带来,跪在堂上围拜孔生。孔生大吃一惊,忙问原由。公子说:“我们并不是人,而是狐狸。现在已难逃雷霆劫难。你如果肯以身相救,那我们全家都能活命;如你不肯,就请抱小宦快快离开,以免遭连累。”孔生发誓要与公子一家同生共死。于是,公子就让他拿着宝剑守在门口,并嘱咐说:“雷击时,你一定站稳不要动!”孔生按照公子的要求去行动。刹那间果然阴云密布,白昼变成黑夜。孔生回头看看旧屋,不见门房,只见高坟像小山,下面有个无底的大洞。孔生惊魂未定,忽听得一声巨响,地动山摇,雨急风狂,连老树都被拔根而起。他的眼被震花了,耳朵也被震聋了,但他仍然屹立不动。这时,他看见浓黑的烟雾中,一个利嘴长爪的鬼怪,从洞穴中抓起一个人,随烟直上。孔生觉得被抓的那个人的外貌很像娇娜,他急忙跳起来,用剑击鬼怪,那个人便随着剑掉下来了。突然雷声大作,把他击倒在地上,他当即死去。过了片刻,天晴云散,娇娜也苏醒了。她见孔生死在自己身边,边哭边说:“孔郎为我而死,我还活着做什么?”这时,松娘也出来了,两人把孔生抬进屋去。娇娜叫松娘捧着孔生的头,叫哥哥用金簪拔开他的牙关,自己托起他的下巴,用舌尖把一粒红丸送入他口中,然后做人工呼吸。红丸随着呼气进入孔生的喉咙,发出格格声响。过了一会儿,孔生又活过来了。他看见全

  家人都站在他面前,仿佛刚从梦中苏醒。这样,全家人又团圆了。孔生认为这地方太幽旷了,不可久居。他建议一同回老家。对他的建议,大家都很赞成,只有娇娜有些不高兴。孔生邀请吴郎同行,娇娜则担心婆婆舍不得幼子,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没结果。忽然,吴家家奴汗流浃背地跑过来说吴家在同一天也遭雷劫,全家都死了。娇娜顿足大哭一场。大家一个劲地安慰她、劝导她。于是决定都搬走。孔生进城办了几天事,他回来后,连夜启程搬回老家。回到老家以后,公子一家住在空闲的园子里,园门常常反锁着,只有孔生与松娘来时才开启。孔生与公子两家人相聚,下棋、饮酒、聊天,就跟一家人一样。小宦长大后,面貌清秀,但透出几分狐媚。他到外面游玩时,别人都知道他是狐仙的儿子。